苏梅克 列维9

【BillxBen】失色 Chapter Five

静水深流:

好久没更了。。
夏太太成功让我在bill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手动再见】别揍我
——————————————————————


时间一点点流逝,从清晨到傍晚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看着暮色一点点沉寂下来,Bill觉得有些忐忑。

他很少有这种情绪,只是现在他无法控制。他想见到Ben哪怕只是他的魂魄。

只有自己一个人真的太寂寞了。

终于日落月升,但是今晚的月亮却细如弦勾,又仿佛笼了一层轻纱,昏暗得仿佛不存在一般。

Bill拿起很久之前买来的蜡烛,决定出门。关上门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被收拾的整齐干净的房间,像是寻找着谁的身影,就如同那天晚上Ben离开时的回首。

他不知道自己会如此想见一个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失去了才想要珍惜”?

他也知道的,镜子里的那个人始终不会变成Ben,Bill一直都是知道的,他们的模样再怎么相似,可是他们的性格、习惯却是完全不同的,就算曾经强迫他做这个做那个,但他还是可以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是否喜欢。

因为他就是傻仔,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谁都看得出来。

Bill不得不承认,他对于Ben是如此厌恶,却又这样喜欢,那是那种与生俱来的爱,爱着自己的孪生弟弟,至死不渝。

他站在楼门口点燃了蜡烛。这时天已经全暗了,他们住的地方并没有修路灯,所以一到天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正是如此Bill才会翻箱倒柜地找蜡烛,因为他怕路太黑,Ben那个傻仔找不到回来的路。

他看着在一片漆黑中摇曳着的微弱的烛火,有些茫然,他心中那点希望就如同这烛火一样,似乎风一吹就灭了,但是仍明明暗暗地燃烧着。

他在等他回来。

要是他不回来他就去找他。



就像小时候一样。

那还是他们五六岁时的事了,他和Ben跑到海边玩。

Ben说要去游泳,Bill也没阻止就让他去了,只是让他快回来。

那个时候Bill很宠Ben,虽然就比他大了几分钟,但是Bill还想做个好哥哥,只要是Ben说的他一般都会同意。

那次也不例外。

他看着Ben越游越远,渐渐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他有些心慌,但是他知道Ben很乖不会有事的。

可是想是这样想,心里却越来越不安。他站在海边张望了很久,甚至爬到旁边的暗礁上去看,还差点跌下去,却还是没看到Ben到底游去了哪里。

这片海域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于此,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他不愿意自己的弟弟也这样。

可是他也不愿离开到别处去寻他,只是怕他回来找不到自己;也不愿意下海去找,他怕茫茫大海他也失去方向,就这样错过,哪个都是他不想面对的。

徐徐的海风吹得他身上最后一点暖意也消散了,分明艳阳高照他却如同置于冰窟之中,Ben还是没有回来。

Bill还是个孩子,他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必须找到弟弟,他哭着想到,然后就沿着沙滩找,他一遍遍喊着Ben的名字,他稚嫩的声音却又很快在风中消匿。

最后他已经没了眼泪,海风如刀割得他脸颊生疼,嗓子已经嘶哑。还是没有找到Ben,他不想回家,他不知道要怎么和爸妈说,而且Ben一定不会……一定不会……

他觉得自己又要哭了,可是眼眶生疼,却没有一滴眼泪。

“阿哥……呜……”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向前看去就看到他找了半天的Ben把自己缩成一团坐在靠近海的沙滩上。

Bill疯了一样的跑过去,不由分说地就开始打他,他的手掌狠狠地落在Ben的脸上,然后把他推在沙滩上拿脚踹他。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愤怒和恐慌,他不知道如何发泄这样的情绪,只能变本加厉地还给始作俑者,可是Ben的哭喊却还是让他心软了,他虽然在打他踹他,却也没用多少力气,为了找他他已经精疲力尽了。

“你是个傻仔吗?!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了!”他一遍遍骂着他,用已经喊哑了的嗓子说他是个傻仔,手上也没停下,不停打他的头,像是要把他真的大傻一样。

Bill觉得只要他傻了他就不会再乱跑了。

最后Ben抱着他,又哭又笑,像是真的傻了一样,一遍遍叫着“阿哥……阿哥……”说着,“我再也不乱跑了……呜呜呜………阿哥我好怕……”

后来Bill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宠着Ben,而是只要他不听话非打即骂,但是Ben也不反抗,Bill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去做,他喜欢什么就算自己不喜欢他也会试着喜欢,也不会说一句“我不喜欢”。

因为Ben再也不想看到那样的Bill,他到死都不会忘记那天他从海里游上岸后找不到原来的地方只能蹲在岸边哭,等到Bill找到他时虽然他被他揍得连哭声都被哽在喉间,可是他也看到了Bill那张苍白得如同死人一样的脸,骂他的声音嘶哑而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但却没有眼泪,只有快要滴出血来一样通红的眼眶。

那样的Bill他再也不想见到,所以在那以后Ben再也没有反抗过Bill任何要求,他从没有和他说过其中缘由,他想着若是以后老了他就和他说。

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一阵大风刮过,Bill手中微弱的烛火瞬间被吹灭,四周归于一片黑暗。他心里那点希冀也随之湮没于一片黑暗之中,再无天日。

他想Ben其实还是恨他的吧,自那之后自己从来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又打又骂变成了日常生活,后来长大以后也在各个方面控制他,他活得就如同自己的影子。

这样的生活怎么可能不觉得厌烦,这样的自己他又怎么可能不恨呢?

Bill冷笑几声,却觉得唇角苦涩,不知道是他的眼泪,还是在那一瞬间倾盆而下的瓢泼大雨,或者是二者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他已经湿透,却没有力气走回去,他只能僵直地站在原地,任凭雨水打在他身上,他已经麻木,身体亦或者心里都是如此。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后悔,如果他知道结局是这样,他宁可死的是自己,只是世上从来不存在如果。

他想起来那天Ben挂了电话之后,他说了一句话,他说的是:

“我等你回来。”

他会一直等他回来,永远。

TBC。